台湾「急」先锋 周志中救人领受救恩
2020-06-24
1983年,台湾医界急诊刚起步的年代,彰化基督教医院周志中医师,是全台第一位赴美研习急诊医学的医生。那时的他还不是基督徒,但上帝奇妙安排基督徒的陈瑞堂医师带他到美国,用心教导他,就此周志中就与急诊画上等号,「天天挂(念)急诊」,成为急诊领域的「台湾『急』先锋」。

一转眼,目前担任彰基体系急诊医学部部主任的周志中医师,投入急诊专科已满30年。他伴着彰基从早期每月不到1000人次看急诊,到现在整个彰基体系每月有25000人次的急诊量(国内数一数二);更陪伴家属及医护团队度过包括热锅烫死女婴黄小妹、彰化皮革工厂沼气中毒、今年五月的艺人黑支急诊室打人事件…等无数急救现场。

「抢救生命」,对他来说已不是名词,而是亲临每个生死关头所累积30年的动词。在一次次的「救人」中,周志中也领受了耶稣基督的「救恩」,于六年前受洗成为基督徒,继续被神使用在台湾及海外(包括中国大陆)的急诊医学场域服事。

 

第一线急诊专科医师不到一半

访谈前一天,周志中医师才刚在院外演讲「台湾急诊面面观」,与许多人侃侃而谈台湾的急诊医学发展史。眼前的他,从一早七点忙到下午五点,忙到连办公室电脑都还没开,却仍带着笑容地面对每个人。

桌上一叠资料,无声却记录着周志中参与推动国内CPR急救训练、担任过急诊医学会理事长,以及目前正在中山、中国、高医、北医、台大、国防等医学院教书的服事脚蹤。

对于目前台湾的急诊,周志中说,主要困境是「医护人力短缺」、「急诊壅塞」、「急诊暴力」、「医疗纠纷」。全国需要的急诊专科医师约2000人,但目前仅8、900人守在第一线,靠其他专科医师帮忙急诊也才1500人,仍是不足。

「人力短缺首要问题是『压力』」周志中形容,急诊室里抢救生命,大家都很急,等个10秒、半分钟就感觉很久,再加上护士不够,医师光看病就来不及,还要开一些检查(抽血、心电图…)去执行。常有患者或家属着急、不耐烦,情绪一来骂阿、踢阿,整个乱成一团。

这也让急诊问题恶性循环,因为大环境使然、看诊民众期待,加上医学生(包括父母)也会看医疗环境,所以很多医学生选择的第一名还是皮肤科。「这幺优秀的新血,第一选择是去皮肤科或医美,真的很可惜」周志中不讳言对此现况的惋惜,但他肯定愿投入急诊第一线的人,「真感谢,坚持顾急诊的都是经得起挑战,以行动对生命危急的维护」。

 

憨憨做经历祷告力量

急诊医师流动率高,为什幺周志中一待就快30年呢?

他回想,30年前台湾的医院还没有急诊医师,都是内、外科主任来兼任急诊主任,那个年代,「叫医生」(来急救)是护士们永远的痛。

1982年,基督徒的美籍急诊医学专家陈瑞堂医师来到彰基指导急诊医学,当时陪同的几名年轻医生中,陈瑞堂发现周志中的个性适合走急诊,就帮忙申请到美国研究,并现场教导他。

回台后,周志中就开始守着急诊第一线,每月值班常超过180小时、半夜不时被叫来处理兇杀暴力案的病患抢救、常常忙到晚上八九点还没吃饭,但家属一喊就要赶过去继续抢救。周志中笑着,「自己就是憨憨的做,这样走了过来,真的很感谢医护团队及家人一直支持,还有上帝保守」。

出身彰化医生世家的周志中,家族是传统信仰。他因为地缘关係选择到彰基服务,虽然一开始还不是基督徒,但在每次开刀中,其他基督徒医师带着整个团队祷告,让周志中每每经历到祷告的真实力量。「抢救生命中,祈祷是很大的力量,不是自己亲身经历过真的无法体会」,周志中肯定地说。

他曾多次前往偏乡义诊,有机会进到教会,教堂气氛中,让平时处在急诊高压环境的他能心灵沉静下来。周志中形容自己的信主,「就像孩子一直在教堂门外观望着,最后决定乾脆直接开门走进去!」

现在,周志中也同时担任彰基医疗体系院长室发言人及公共关係部主任,也让他对自己的服事有新的体会。周志中说,「一般急诊病患是横躺着进来,当公关则是穿得整齐、喷香水美美地走进来,这样『横的』跟『直的』交集起来正好是『十字架』,我刚好是背这十架作急诊抢救与医院发言人」。

 

病人感谢让医师勇敢向前

急救室里,医生拼命抢救病患,最后仍救不回来,这种情况周志中看在眼里,总是让他无比的痛,「有次看到家属难过的一直搥床、搥墙壁,那生死离别的画面很不捨」。

但周志中也感恩地说,当急救将危急患者救起来,心脏跳回来,那感觉无法言喻,有些家属甚至跪下来向医护同仁感谢。「病人的感谢,让我们能维持热忱不退,勇敢向前,靠着这成就感继续走下去!」

周志中鼓励个性外向、活泼,有热忱、具挑战性及抗压性,而且有好的情绪控制的年轻医师及医学生,可以选择投入急诊。虽然很多时候会像他一样「回家怎幺可能看到黄昏的晚霞,都是看到月光」,但救人的使命、心里的满足,却总是那样地热血着。